萝莉破处

  • 搶回來,好好愛

    她和玉兒是閨蜜。那時候還在上大學,她們同在一個寢室,一起上下學,一起吃飯,一起逛街,甚至躺在同一個被窩裡談論她們共同喜歡的男生。大三的時候,她和玉兒經常悄悄談論的那個男生開始追

    2020-05-27

  • 給婚姻一把幸福的梯子

    下梯記我嫁到瞭一個大戶人傢,這個大戶人傢並非指出身,而是指生活環境。婆傢在市郊有三層小樓,我和老公住三樓,哥哥住二樓,公婆則住一樓,這種傢庭狀態與我想象中的相去甚遠。我幻想的二

    2020-05-27

  • 飛鳥與魚

    有一條魚生活在一片海域裡,它每天就是不停地遊來遊去。一天,有一隻迷途的鳥兒飛過這片海域的上空,它很疲倦,低下頭尋找海中的一片陸地。水裡的魚覺得水面的光線有些昏暗,就抬頭望向天空

    2020-05-26

  • 愛情重八斤

    一當陳才宣33歲時,連剛入伍沒幾天的新兵蛋子都開始“操心”起“陳幹部的終身大事”。拗不過眾人的熱情,他終於決定去相親。女方是杭州

    2020-05-25

  • 愛在一粥一飯間

    那天,我坐火車去石傢莊,是慢車,要9個半小時。很煩惱,本來也是和老公吵瞭架出來的,加上還要坐慢車,5個小時的車程要坐這麼長時間,而且幾乎是半個小時一停,讓人非常鬱悶。車廂裡很擠

    2020-05-24

  • 別給愛情“打白條”

    那時他們剛剛考上大學,他是從偏遠農村出來的孩子,她也是。當被人嘲笑是“鄉巴佬”時,他們總是會相互安慰,久瞭,兩顆心就近瞭。和所有小戀人一樣,他們一起打飯

    2020-05-23

  • 紮著蝴蝶結的你

    他一直叫我小安。是安然、安靜,還是安全或者其他,誰知道呢。到底這麼多年過去瞭,更沒有可去深究的理由。我還是小輩,安心小安。有一天突然回想起曾經和Julian一起的三年,流瞭很多

    2020-05-23

  • 松花江的傳說

    都說,松樹隻結松塔,隻長松籽,不開花。那麼,松花江的名字又是怎麼來的?聽放山伐木的老年人說,早些時候,松樹也開花,後來,讓人給借走瞭。說起來,裡面還有個故事呢。很早很早以前,咱

    2020-05-22

  • 那些年的情敵

    我至今還記得我第一次和友琳搭訕時的情景。那是在上世紀80年代的大學同鄉會上,這個笑容利落,有點小佈爾喬亞的女孩,和我同學院,不同專業,當時她招惹瞭許多人的視線。一堆人圍著她名詞

    2020-05-22

  • 藍殤,一傷經年

    99年深冬,水藍跟好朋友米秋一起吃飯的時候結識瞭米秋的朋友笑塵,飯後笑塵請她倆去卡拉OK唱歌。那是水藍第一次去歌廳,也是第一次喝咖啡,笑塵點的,十元一杯。笑塵是個高大英俊的男孩

    2020-05-22